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凤凰女”丁书苗   

2013-10-30 13:1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想想,已经身家不菲了,还要把脸面揭下来,像把夜壶似地掖着,一把一把地替领导洗内衣,洗内裤,洗袜子,洗里里外外,还要被骂“猪脑子”。付出这一切就是为了捞到领导对自己的一丝好感,但却不知道何时才会有回报。如果换作你,你愿意吗?

 

估计多数读者都会立刻由衷地升腾起一种强烈的拒斥感。这说明你心中有一个叫人格尊严的东西。按照美国心理学家朱利安·罗特1966年引入心理学的控制点理论,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心理上对其人格进行控制的重心。当这个重心位于个人人格内部时,这种以个人人格尊严为核心的心理个性倾向,叫作内控者(internals)。他们相信能够自我控制的人和那些认为自己受到外部世界控制的人。他们重视个的人格独立和尊严,相信自己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内控者通常较为乐观,对未来充满希望,往往能够取得更大成就,并且改善自我,抛弃不好的习惯。而当这种类型的人面临艰难的生存环境时,不会以奴性的顺从来适应,而是会以积极的姿态和态度,投身于改变它。

 

然而丁书苗却可以为领导洗内衣内裤,直至为领导打点一切,从官场到床笫。这个凤凰女,出生于山西山区里的农村,才4个月大母亲便离世。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她就冒着投机倒把的风险做起鸡蛋生意,想尽办法赚钱。因为没钱买车票,她就拿鸡蛋给司机;到了晋城开小餐馆和铁路工人打成一片。只从这里看,丁书苗应该算是一个内控型的人格。

 

然而事情比这个复杂,让我们抠一抠丁书苗发迹故事的细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个资源紧缺的年代,计划经济的模式还是普遍存在的。尤其是在内陆地区,市场不发达,资源被权力垄断。在煤炭大省,没有车皮,再多的煤也等于零,发不了财。因此围绕各种与煤有关的资源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权力外控环境。因此,要想发大财,就必须走一条路——先给手握大权、控制资源的充当奴才,然后再寻租获利。在心理上则必须从一个自尊自主的人蜕变成一个听命于权力摆布的小爬虫。

 

按理,任何正常人都会视此为畏途。因为心里实在过不了那个关。既焦虑,又耻辱,充满了自我否定的压力与紧张。然而奇怪的是,丁书苗却毫无痛苦地就完成了这个转变。她骑着自行车,不管刮风下雨,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去找这位官员,进不了办公室,她就在大门口等。领导宿舍不关门时,她就进去,把领导的袜子、床单、内裤、衬衫、外衣,总之能洗的全都洗干净,这股子锲而不舍着实把一直拒绝她、蔑视她的领导给感动了。当然,也可以说是领导被权力所获得的快感满足了。

 

按照罗特的理论,丁书苗显然是一个控制点在自身外部的人。事实上,她从一开始就是完全适应当时逼仄环境的一个顺从者。她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可以改换周遭,她的策略不过是“积极地适应”。这是外控型人格的一个突出类型。这种类型的人认为自己受外部世界摆布。他们是宿命论者,通常较为被动。一个主要由外控者组成的社会太容易放弃自我选择的权利,因此使得渴望权力者随意支配和欺负他们。

 

丁书苗曾这么说过:“我有了钱,就四处活动,为他引荐各方面重要关系,为他竞选铁道部部长积极活动。刘志军当了正部长以后,权力更大了,我为了靠他的权力谋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对他更加言听计从。”

 

这是一种将权力视为终极秩序的环境认知。这也成为其全部行为的心理起点。被贫穷所铸造出来的倔强以及精明,都没有唤起她的尊严感和人格认知。这也是中国社会底层流行的心理状态。丁书苗固然大富了,但她却在精神上和心理上永远被锁定在了贫穷困苦的底层,只不过这是心理和精神的底层。在这个世界里,个人命运的控制中心来自高高在上的上层掌权者。要想活得有面子,体面,就得获得来自上面的恩赐。因此人们活在功利的、熟人社会的人际网络中,运用一切裙带关系,追逐利益。

 

个人人格只不过是一张画皮,有关于个人人格的想像都只是可有可无的虚幻之物。如同电影《立春》里的那位丑陋的中学音乐老师所遭遇的世界。在中国的基层,基本上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超越性信仰。因此很难为有雄心壮志、欲望旺盛的底层强力人物提供自主生活的意义证明、心理激励和行为指导。

 

丁书苗的顺从与忠诚来自奴性,概源于此。据丁书苗身边的人说:借来10块钱,她能用其中的8块钱去搞关系。可见,丁书苗把这套熟人规则玩得游刃有余。甚至今天还有知名人士对这种成功大加赞赏,戏言:销售、做记者,别老觉着攻不下客户,采不到牛人,向丁书苗大姐学习!

 

然而,在通往权力的路上,这些来自底层的人往往并不知道有多少急流险滩在等着他们。凭着他们有限的个人经验,他们只能认定一条“定理”——用近乎愚蠢的忠诚来换取所贪婪的一切。她以同样的逻辑期之于他人。因此这位精明却又因奴性而蠢笨的高铁一姐才会期望通过捐款3亿减刑。其逻辑无非是——看,我都不惜血本了,你们怎么能不愿谅我?其荒诞不经,令人叹气。这并非丁书苗对法律的无知,这实在是对中国社会基层所信奉的熟人法则的巨大讽刺。

 

一个外控型的人无论表现为进攻性的进取姿态,还是表现为“舔屁沟”式的顺服不过是一体两面。只看单一一面根本不足以理解其个性,更不能理解她所代表的中国底层许许多多人的精神状态和人格面貌。丁书苗绝对是中国底层此类普遍的外控型人格的典型。

by 荔枝

  评论这张
 
阅读(28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