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殊途同归  

2013-08-19 01:3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记得我第一篇书稿就是有关信还是不信的文章。那是在初寒乍暖的早春,我第一次去徐家汇教堂,赶上了复活节弥撒。当时有一批慕道班学员受洗,我就站在他们身后,感受到了他们的喜悦之情。

弥撒中的神圣、庄严,是我所不能用语言来描述的。当我回到家,对着枫林、抱老师说起来的时候,甚至是语无伦次,情绪激动的。当我企图动笔描写那段美妙经历,我发现自己无法驾驭词汇。那篇关于信还是不信的文章,结构粗糙,词句贫乏,写得头疼。写完以后,看来看去都不怎么满意。枫老师劝说我暂且搁置一下,或许以后提笔能有所灵感吧。于是,我用一句“信仰,就是全身心地交出自己,信靠神,你才能扎根于这个世界,结束飘浮无根的命运”收尾。

我去了慕道班学习,时常带回一些心得与枫林、抱老师交流。那时候,抱老师喜欢揶揄我两句“矮油,荔枝你要变成神棍了吗?”其实,这个抱胖子后来自己都在偷偷地看圣经。当我告诉他枫林对宗教信仰的思考早几年就开始了,抱胖子再也按捺不住地喊起来:“好你个枫林,这种事情居然也瞒着我们。”然后他嘿嘿一笑,“其实我也在读圣经。”此后,我们三人时常交流读不懂圣经的地方。这是一种痛苦的摸索,在黑暗中没有照明灯的指引。我终于忍不住对他们说:“你们为何不去慕道班?”枫林和抱老师似乎对此并不感冒。

这并不是说他们瞧不起信仰,也不当一回事。我在纠结是否入教的那会儿,枫林慎重地鼓励我:“信仰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一定要认真考虑清楚。没有想清楚,就宁愿再等一等。”我深怕入教以后坚守不住天主的戒律,这样的顾虑一直让我迟疑不前。某天聚餐,有个老教友剔着牙齿对我说:“不用怕,入教吧。是人都会犯错,没有谁入教以后就再无错误。跌倒了就勇敢爬起来,天主会宽恕你的。”这种颇为疲沓和敷衍的说法确实让我心动,但我一想到“知行合一”四个字,我就退却了。这种迟疑而矛盾的心理一直在持续着。

其实对神的认识枫林和抱老师要比我更深刻得多。这一认识,来自他们阅读的兴趣。二人长期浸淫在大量的西方哲学、政治哲学的著作中,通过梳理慢慢靠拢并一致地站在了古典自由主义哲学的轨道上。哲学往上,必然要遭遇神学。我想,这条轨道也许是通往神的,最终他们会发现自己正在慢慢打通与神的隔阂。说来容易,其实也不容易。用理性认识天主,只能是徒劳无功的。这一点他们自己也知道,因为人的理性有限。神的存在可以被经验到,只是每个人所经历的人生不同,才有不同的启示。然而枫林和抱老师偏偏执拗于通过逻辑、理性的途径。枫林说:“逻辑、理性就是神给的,我拿这来认识神。”抱老师忙不迭地澄清自己:“不不,我没打算通过逻辑认识神的存在,逻辑是个筛子,筛掉违反神学的东西。说白了就是苏格拉底的‘无知’,我只知道一样东西:我无知。我从否定性的角度肯定神学,现在也许不清楚,但我只知道,哪些是非神,哪些是邪神,哪些违背神的旨意,哪些还需要认真思考琢磨。”一旁的好基友枫林补充道:“否定神学把人逼入绝境,不得不面对神,在穷途中遭遇神。”

总之,对于他们二位,想要用情感共鸣让他们获知神的存在,是无用的。我不得不说,那些一天到晚攻击我们的无神论者,逻辑思辨的能力可能连枫林、抱老师的一半都不到。他们二位,是我所见过的最讲究思辨力的人,在这方面我也只能是自叹不如。不过有时候在交流起来,这二位的执拗着实让我咬牙切齿。比如,看待耶稣的态度,他们暂时无法接受耶稣的神性和复活。

“如果没有复活,就没有接下来的福音了。”我说。

“复活和信仰一个神的存在,有关系吗?耶稣没有复活,也不妨碍我信仰一个上帝啊。”枫林质问。

“复活的意义之重大,是神父一直在强调的。而且我们在读圣经的时候要用耶稣复活的视角去解读啊。天主通过耶稣而介入到人的历史时间,从而展开救赎计划。”

“你觉得人怎么可能复活呢?”

“耶稣是人,也是神。”

“但我不认为他是神。人怎么能够复活呢?”

“怎么又来了。”

“因为谁也没有经验到复活啊。”

“是啊,超越了你所经验的,不正是要信?”

……

“你就是那种对福音不会完全打开自己的人。”我唾弃地看看他。

“可是真的谁也没见到耶稣复活啊。”

“你非要见了才会信吗?那就不叫信。未见而确证,才是信。”

……

“不过,信仰也是个人的信仰。我今天问过神父了,遇见你这种倒霉孩子,不能企图用理性来说服你。这种方式本身就不对了。咱们应该为你祈祷。”我不怀好意地又看看他。

枫林笑纳了,没有过多的言语。真要和他在这件事情上较真,容易伤感情。也许是我信的缘故,看待一切事物都觉得是天主给我启示和回应。今天晚上的弥撒,神父讲的一段路加福音1249-53

那时候,耶稣对门徒说:“我来,是为把火投在地上,我是多么切望:它已经燃烧起来。我有一种应受的洗礼,我是如何焦急,知道它的完成!”

“你们以为我来,是给地上送和平吗?不,我告诉你们:而是来送分裂。因为从今以后,一家五口的,将要分裂:三个反对两个,两个反对三个。他们将要分裂:父亲反对儿子,儿子反对父亲;母亲反对女儿,女儿反对母亲;婆母反对儿媳,儿媳反对婆母。”

神父说耶稣基督就在那里,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总是有个分明的态度。枫林和抱老师也在经历着各自的信仰经验,虽然他们那种与众不同的认知方式叫人不堪忍受。可是在大的方向上,我们是接近的,而且我坚信他们会进入一条真正通往天主的轨道。耶稣就是生命的粮,是道路,是窄门。这还是枫林对我说的,现在我也要让他好好咀嚼这话。天主有信心,我也有信心,所以我就等他们。他们是我的挚友和良师,在治学的道路上他们扶持过我,那么在信仰的道路上,我就为他们祈祷,祈求天主扶持他们一把。好叫他们的感性思维稍稍对抗一下他们那根深蒂固的理性偏见吧。

 By 荔枝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