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意识形态及其异化  

2013-07-06 23:1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传性反思》书评

这本书作为本年度生日礼物,并且我于生日同一天领洗,似乎有着诸多预示,这算是我得到的信仰经验的一部分吧。因为这本书给予我的一些深刻启示,令我感到无比振奋,它同时给我带来了一位学习道路上的明灯——沃格林。

沃格林认为一种政治理论,尤其是它要应用于分析意识形态时,就必须以古典哲学和基督教哲学为基础。更令我感到惊喜的是,沃格林认为将极端意识形态份子遏制住的威权主义国家,最后可能捍卫民主的这一洞见,与枫林仙不谋而合。

沃格林一生的研究致力于发展政治科学,并为了恢复实在的秩序——即神性秩序而不懈地努力着。他深信恢复与实在的联系最重要的手段就是求助于以往没有脱离实在的思想家,这就使得他一头扎进浩瀚的历史资料中,研究古典哲学与基督教哲学,乃至近东文明。并且他通过培育学生来反对意识形态的传播。他尽量避免让自己一手搭建起来的研究机构被庸人所占据,他的研究所极少数的非意识形态的科学堡垒。我对沃格林的敬慕油然而生,并与此同时更能体谅到枫林仙目前所做的工作,在自己有限的教席上尽量播撒传播真理的人。目前他所培育的学生中,终于有了值得把这一工作坚持下去的反馈。我们这个世界的美好,得益于这样奉献自己的人。

秩序一词,沃格林很清晰地指出,是经验到的实在结构,以及人向着一个不属于他的制作(his making)的秩序(即宇宙秩序)调适。我对这一理解丝毫不感到费力,这得益于我研读哈耶克而累积的知识,任何一位熟悉哈耶克演化理论的人对此不会感到理解上的困难。

另一个重要的词及其含义,是经验。这也是困扰多数哲学家的问题。经验到底是什么?是纯粹的对外部世界的意识?还是纯粹的内心产生的意识?沃格林引述了詹姆斯的解释:纯粹经验这种东西,即可放入主体意识流的语境,也可放入外部世界之客体的语境。沃格林进一步阐述:詹姆斯识别出了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东西,即经验参与的主体与客体。他后来发现,柏拉图在更大范围内也探讨过这类分析,并产生了他的间际(metaxy,in-between)概念。经验既不在主体中,也不在客体的世界中,而是在间际,那意味着介于人与他经验到的实在在这两极之间。更重要的对这一洞见的理解来了,沃格林接着说:对于理解神性显现之运动的反应来说,经验的间际性变得至关重要。因为,对这类运动的经验并不处于人的意识流之中——内在论意义上所理解的人——而是处于介于神性与人性之间的位置上。经验是神性和人性同时在场的实在,只有在经验发生后,它才能或是分配给人的意识,或是分配给启示名下的神性语境。

经验,既不是唯心论,也不是唯物论。这点很重要,尤其是对自由主义者来说。间际中有关经验张力的实在,也正是理解权利的关键钥匙。特别是对研究哲学的人说,意识的敞亮并非是主体意识的敞亮,而是从两极进入经验的实在的敞亮。由此,沃格林严厉批判意识形态对语言的摧毁。他提及在自己读完谢林后才明白,“观念史”这个概念是意识形态对实在的扭曲。意识形态,不论是实证主义的,或马克思主义的,或国家社会主义的,都沉浸于知性上站不住脚的构建。毋庸置疑,意识形态就是知性上的不诚实。更可恨的是,意识形态还要强加于人,一旦意识形态充斥学界,知识分子的处境就岌岌可危。人人都大谬不然,因此足以维持对峙,为的是至少获得部分正确。如果任何事物都具有意识形态及其思想家的特征,那就是对语言的摧毁。对于黑格尔或马克思主义类型的意识形态份子,沃格林体会到一旦与黑格尔主义者辩论,他们就会说,除非你接受黑格尔的前提,否则你就不能理解黑格尔。反观十九世纪后期二十世纪的意识形态的跟屁虫,他们矮化了知识辩论,赋予公共讨论一种明显的暴民统治色彩。那些甚至连知识骗子也称不上的人主导了对历史知识和哲学知识的谴责,由于他们的意识水平的低下,而连自己的客观性欺诈也意识不到,所以最好把他们看做是自我夸大的强烈欲望的半文盲。这些完全无法阅读哲学著作的人在低俗层面上对知识语言歪曲。低俗之人创造并主导了知识氛围,在那样的氛围中,像希特勒这样的人物才有可能上台。这种意识形态狂热分子,不可能是讨论的对象,而只能是被研究的对象。

拒绝统觉理解,就是意识形态的倒错和扭曲。为了捏造的体系之建构成为可能,所以经验的实在的那一部分被排除了。受排除的实在可能多种多样,但有一项总是被排除在外:人对其存在之神性根基的张力的经验。所以说,意识形态这种东西,是对真正的知性的不诚实,用掩饰、欺瞒的手法,用对外部实在中的对象的感性知觉的模型来构造意识。沃格林指出,黑格尔核心部分《精神现象学》是从感性知觉开始,并从这一基础发展所有更高的意识结构。这种做法引人注目,但黑格尔怎么说都是一个历史哲学大家,他当然知道,像古典哲人著作中出现的意识之初始经验,并不关乎感性知觉,而是关乎结构经验(例如数学结构)和转向生存之神性根基的经验——神性根基发挥效力激发这一转向。他丝毫也不怀疑,有着黑格尔那样历史知识的人,故意忽略了意识的直接经验,并代之以高度抽象的、历史上非常晚才出现的外部世界之对象的知觉模型,以便形成一个表达其异化状态的体系。在黑格尔的任何著作中,他都没发现黑格尔反思过自己的知识欺骗的手法,而且马克思在后来还把这种手法变得更明目张胆了。

因此,与神性实在相连的所有精神现象和知识现象现在都被他们扭曲成为有关超验实在的命题。而转向神性根基与转离根基成了描述人的生存的秩序和无序状态的基本范畴。沃格林提及廊下派是最早观察到这一现象的(廊下派到底是哪些学者?偶不知道。。。),不过廊下派研究经由转离根基、并因此出离自我而导致的生存扭曲的科学,成为精神病理学的核心。我突然想起米塞斯骂过的傅里叶和傅里叶病态症。

经验的实在的恒定性,即所谓的原始人经验到的实在,与现代人经验到的实在,并无不同。这句话万分准确,自然法是恒定的。你不能说原始人没有人权,而现代人有了人权,只能说现代人发现了人权。这一观点支持权利是被发现的论说。由此,未扭曲的人类生存范畴就成了准则,扭曲的生存和体系必须借此来判断。意识形态体系本身成了这一过程中的历史现象,该过程尤其反映了人类的张力,即存在的秩序与无序之间的张力。我认为这段可以很好地用来理解现实生活中人们探索权利边界的张力,以及任何一个普遍理论,都是具有张力的理论,否则就是死的理论,静态的,僵化的。沃格林用美国越战作为一个例证来说明:北越毫不迟疑地将越南人民置于战争的毁灭;而从美国一方,尤其是通过电视报道,让美国人民了解到,毁灭乃是美军所为;北越侵略柬埔寨,美军随后抗击此一侵略行为,却被知识分子扭曲成军事讨伐,是美国人的入侵。在一个不发达国家进行规模较小的摧毁,则引起了惊恐。引发这些惊恐的,是意识形态的党派,而非美国政府,人们忽略了这点。现在让我们再看看指责美国对抗恐怖主义的人,以及支持美国政府逮捕斯诺登的人,他们无不是意识形态的跟屁虫而已。

推荐阅读 


豆列:指路明灯沃格林 (沃格林思想的书单)

by 荔枝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