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我爱日剧的理由就是那么简单   

2013-06-14 15:2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起美剧,日剧可能是我们这代人更早接触的海外电视剧。《东京爱情故事》不知道在多少人的心底留下深厚的记忆,那股纯纯的温馨就像一杯意犹未尽的咖啡。为了爱情而执着却又任性的赤名莉香,成为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的女神。我还记得很多女同学效仿赤名莉香剪了和她一模一样的发型,过去不知道那发型叫什么,现在都知道这叫BOBO头。人如其发,一个清新别致的发型象征着我们所向往的纯真美善。


要说卖萌,可能赤名莉香是卖萌的第一人了。我们不会忘记她对完治俏皮的微笑,她说话时略显稚嫩而调皮的音调,可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然而就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在爱情面前也有一波三折的坎坷,我很多次被她的坚强和善良打动,泪眼迷离。《101次求婚》也是这样,我总被那位星野大叔的举动雷到,事后却又不得不为之真挚诚恳的情感所动。星野大叔对爱情近似信仰一般地虔诚,矢吹薰毫无疑问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女神!谁说相貌不堪境遇不佳的大叔就应该死宅一辈子呢?大叔抱得美人归的结局燃起无数个死宅和屌丝的希望。这份在外表形成强烈反差而不被人所看好的爱情,既是出乎人们意料之外,又恰似合乎人们最终的心意。为了契合人们对美好的一切事物的向往,故事的结局又怎能走向衰败?


90年代的日剧经典真的很多,《悠长假期》、《同一屋檐下》、《白色巨塔》、《高校教师》等等,随之受人欢迎的日剧演员木村拓哉、江口洋介、织田裕二、唐泽寿明等等对于我们这些中国日剧迷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也许和90年代的日本经济下滑有关,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人们总会渴望一些精神上的慰藉。经济不景气能够刺激艺术创作这一说法,倒是挺适用于90年代的日剧频繁创作,经典倍出。几乎每一部传入中国的日剧都能引起广泛的讨论,其中传达的理念也在对中国的这些观众产生影响。我们对日本文化中的特色有了更多了解的渴望,日本的饮食、景点、风俗、樱花、和服、茶道、柔道等等,只要是和日本相关的一切都会引起中国观众的极大兴趣。


越来越多的日式料理在华开张,起先人们只是为了尝鲜,毕竟元禄寿司之类的在我学生时代还算价格不菲的餐馆了。现在日式料理成了稀松平常的餐馆,大家也见怪不怪了,日式自助餐、居酒屋成了很受欢迎的餐馆,无论学生还是白领,开在上海日本人居住集中的虹桥的餐馆生意特别好,就是很晚的时候,也有工作晚归的人去吃酒,三五一群,合异同归。吃到好吃的寿司不多,但总是有的,那些深不可测的餐馆靠口碑相传,一般店子不大,人是很容易挤满。印象中日剧里的主角吃着寿司,一只手使用筷子,另一只手半握状托在食物的下方,吃起来看着很斯文,这纯粹是以防食物的碎屑坠落在地。这样一种细节竟然也成为日本人饮食的标志性动作。前年看过一部《深夜食堂》,感触很深,原来日本人对食物的态度是那么地虔诚。自古以来日本地处狭隘的海岛,岛上资源贫瘠,农耕劳作,收成有限,全靠老天。就是长期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日本人养成了十分珍惜食物的习性,哪怕就是一只小小的米团,都会很感激地吃下去。浪费食物成为巨大的耻辱,这种理念作为一个传统就这样一直被继承下来。


《深夜食堂》里的卑微小人物也有闪闪发光的亮点,无论多么渺小,也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这似乎是日本人坚信的哲学。那股顽强奋进的信念有人认为和武士道精神相关,其实武士道只是这一信念的一个方面。海岛的生存环境恶劣,又地处地震带,天灾较多,日本成了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与大陆人不同,海岛人在与大自然抗争中求生存,磨练出鲜明于一般大陆人的性格。无论多么伟大的出身和背景,生命在大自然面前永远都是渺小的。基于此的认识产生了日本人独特的人生哲学,喟叹自然的美,又不得不哀叹自己生命的短暂。如同开放灿烂的樱花,仅仅一个月功夫就耗尽了全力,走向凋敝。樱花情结是日本人独有的生命价值观,要么活得灿烂,要么死得干脆。


于是,那些对美的鉴赏与赞颂,无不体现在日本人的工艺之中。色调忽而鲜丽忽而淡雅的和服,意蕴不凡的插花、精细而简练的冷盘……就连受欢迎的演歌也是凄凉悲恸的,听罢叫人久久难以抚平心境。有时候你也难免不会跟着演歌的调子,借助那曲悲惋的歌声,促发了对自己命运的怜悯吧。


在日本人身上你能发现无数对矛盾体,这也是缘何我们不理解日本这个民族的地方。《菊与刀》是一本众所周知的描述日本民族精神概况的社会学科书籍,这本书据说是美国当局在珍珠港事件以后为了研究日本而特别组织一批学者研究日本人习性、日本社会。《菊与刀》的作者鲁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就是那些学者的其中之一。几乎我所遇到的人都如此认为:如果你要了解日本人,就请去阅读《菊与刀》。书中的观点认为菊花与刀意味着日本民族的双重性,这也是他们性格中矛盾体的抽象化归纳。一旦细致开来,就是我们所看到的日本人性格中的神经质。


当然我还是更喜欢从日剧中了解有关这个民族的一切,并且日剧也体现了这个民族的微弱转变。尤其是最近的一些日剧,在我看来和过去90年代的经典日剧有一截差距,我看得比过去少多了。究其原因,很可能是我自己太陈旧了,出现了代沟也不一定。我表示我对于那些过于夸张和幽默的剧情表示欣赏不能。不过,终归是日剧,终归是日本民族的信念集合。虽然新进的日剧剧情越来越紧凑,日剧的魂魄丝毫没有改变——随时升华的人性之美。要是泪点颇低,你就得哭得稀里哗啦了。我有时觉得日本真是一个爱哭的民族,不是吗?喜悦也哭,悲伤也哭,做什么事情都会认真地感叹一番,情绪激动难免掉下热泪。这是与美剧迥然不同的风格,而我以为,这恰恰是观看日剧最享受的地方。


只要还有好的作品,我一定会想方设法挤出时间追那部日剧。生活单调平静的我,很久没有哭过的我,需要时不时地来一场哭泣。和剧中的人物一起笑,一起哭,虽然自己表现得很荒诞,至少我没有遮掩内心的情绪直露。每个人生活中都有不恰当的事发生,我们已经别扭许久,但愿能像日剧中的反派角色那样,在言不由衷的痛苦之后,释然地放下一切,与正面的角色握手言和,与生活言和,与自我和解。


by 荔枝

  评论这张
 
阅读(182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