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2013年11月18日  

2013-11-18 01:1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1月18日 - 荔枝 - 荔枝的博客

文/刀劈三观荔枝

对某一领域的兴趣导致的专研是一种可贵的精神品质。就拿我们奥地利经济学派的爱好者群体来说,关注时事,关注制度改革,关注通过经济学分析来传达准确的信息观念是至关重要的。在我们这个国家中,社会的整体氛围并非全民好学。也许这个要求太高,虽然我们喜欢把“活到老,学到老”挂嘴皮子上,好像我们就真的如此这般似的。可是一个求真、求知、爱智慧的精神是推动文明进步的。当我发现微博上一个娱乐明星被转发的微博几十万计,而一个事关国家重要政策的、或者传达普遍价值观的微博转发的人寥寥数几。即便是社会热点,几万转发就很了不起了,根本到不了一个明星微博的传播效应。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并不是说这个社会成员里的人都有义务责任来关心时事政治,我所惊讶的是这个民族对公共事务的冷淡与公民意识的浅薄到了不堪一提的地步。充斥在我们之间的娱乐新闻、心灵鸡汤赚取了足够的视线,人们给予关注真正推动思想观念的少之又少。我想这与长期的闭塞信息系统有关,然而毕竟比过去要好得多,这又能多大程度上阻碍我们的求真精神呢?即便是那样封闭的年代,顾准为了求解也找来许多书,要知道当时能弄到这些书是很不容易的。顾准是一个求真的人,也正因此,他才有了接下来的反思,乃至质疑自己曾经信奉过为之奋斗过的事业。他是一个凭借自己的力量反思,逐步接近真理的人,这点让我十分感动。这个质朴,认真而诚实地对待自己的态度,在我们的时代里显得尤为可贵。

 

我们很少关注公共事务,那是我们注目私人领域太久的缘故。从宗族社会走出来的中国人,在一个越来越开放多元的陌生人社会或多或少有些不适从。我们依然带着过去的惰性,习以为常。如果你把精力投放在经济学的研读上(而你又不是这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别人会觉得你不可思议。你是突兀的,你的话题围绕着社会文化、制度规则、甚至是终极问题的探讨。“这些能当饭吃吗?”有人就曾经这么问过我。我很好笑地看着他,顷刻间觉得我和他如同来自两个世界的人。可能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穷苦太久了,以至于年轻的一代也相当现实地提出这样的问题:“追问终极问题能为我带来什么?学文哲史有什么好处?如果知识是没有实践应用的,那我宁可不要。”

 

我知道一个家庭的传统思维会以教育的方式传递给下一代。家庭的教养是决定性的,每个人都是如此被灌输一番。然而要获得自由的独立思考,就必须摒弃家庭生活中从上代人习得而来的弊病。这是一个痛苦的脱变过程,经受自我否定、反思、求索、重建。对任何问题大而化之,这可以追溯到老子粗糙的类比。中国古代哲学愣是没有折腾出逻各斯,同时代观察自然的希腊人已经开创了思辨哲学。纵观历史,中国人有着种种不幸,天灾加人祸,在一个扼杀创造力的帝王政制下苟活了数千年。所以今天有位朋友劝说:“你看,历史积弊,不能一下子观念转变过来。你的要求太高了。”我干笑两声,回说:“现在不比过去,历史遗留问题还能当多久的挡箭牌?”

 

“年轻人都是贪玩的,大家都年轻过,不是吗?”

 

“那社会中流砥柱的阶层呢?”

 

“他们被社会染缸所染,腐蚀了差不多了。”

 

“那信教的人为何多半也是功利性地对待信仰,甚至当安慰剂呢?”

 

“这也不好说,大家信仰程度不同罢了。”

……

 

我只是觉得回答我的人,采取了各种蹩脚的论说,他并没有真正地深入到问题的核心。和其他人一样,采取回避的态度,他并不热衷于对公共事务的关怀。正因如此,他给不出一针见血的分析,也无力探索下去。

 

这让我很失望。还有更多的现象,诸如一些自诩学习奥地利经济学的人每逢遇见问题,抛出的答案都是标准性的口号:唯有私有制才能解决……唯有放开垄断才能解决……唯有自由才是社会共同体的目标……细究其论点的来源依据,不是掉书袋就是很独断的这么一句口号,拙劣的还给你来个循环论证,套套逻辑。我观察到一些人翻过几页《通往奴役之路》就号称自己深蕴哈耶克思想之精髓。更有些人把自己当做奥派的掌门人,褒罗斯巴德而贬哈耶克,那副批斗哈耶克错误的嘴脸恨不得把哈耶克开除奥派。只有对奥派没有系统性掌握的人,才会扩大大师之间的分歧,这种夸大的目的是为了凸显自己很懂奥派。其优越感油然而生,盛气凌人。他给你贴标签算轻的了,他还给哈耶克贴上社会主义学者的标签呢。当伯特利的文章在就事论事地讨论现实问题,分析现实问题,把理论张力凸显出来时,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是看不明白的。他们看不到理论应用在现实问题上的张力,要么说我们五毛狗腿子,要么就说我们是妥协的。恐怕在原教旨主义者心中,超出教条的任何观点和分析都是妥协的。这就好比按图索骥的蠢人,用一把永不变更的尺子衡量世界。

 

是不是有这么一门学问是穷尽了世间一切的疑难?显然不是。既然不是,为何有些人就表现出自己超然于人的面目,用那么几个标准答案把所有现实的种种都“解决”了?他们自己有没有内心挣扎过?乃至质疑过自己所掌握的知识还不够健全?难道他们忘记了奥派最忌讳的就是理性自负?学没有学好,恐怕自己心里最清楚。装是不装出来的,迟早要漏底。奥派的学说远远还没有完善,我也不相信那些按图索骥的人这辈子算是看透世界,掌握真理了。在治学上老老实实的人,不会犯自负骄傲的错。与其说这是积弊,不如说这是人性的恶。始终,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不是他人。学问不是用来压迫人,追着别人吵架的,也不是拿来炫耀自己的。学问是为了给自己解惑,让我们明白世界,也明白自己,让我们知道人活着的意义。

 

前阵子有人追着我争论神学分歧,我很反感。并非我不敢与之辩论,实在是没多少意义。我只是越来越体悟到,真正的信仰是去实践。一来是知识掌握太少,二来是争辩不利于信德爱德。当你以为自己在用理性和知识争论真理,你已经被蛇诱惑了。你把知识放在了信仰前面,想要摆脱受造物的命运,当然你也会用自己理性所赋予的“真理”来压迫别人。

 

这些天来,我发现人要如何面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困境。自欺欺人当然是不对的,更要命的是这种自欺欺人还是浑然不知的。许多人并不发现自己的这一特性,我也是如此。时常忘记提醒自己,骄傲就像一颗颗悄悄冒头的野草生长出来,又损伤了我内心好不容易培植起来的良田。我时常懊悔自己逞一时之快,也是经不起诱惑,要表现自己的学识。“半桶水”不仅不宽容,长此以往还容易在优越感中助长思考的惰性。因为你越来越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不需要别人的建议,也看不进任何人的书。这个浮躁,和那些追着明星跑的人没什么两样。你关注公共话题又怎么了?你看看你的德性,你看看自己的嘴脸, 是不是越来越丑陋了?在这件事上,我开始越来越谨慎,我怕冒犯我心中的神。祂是不会喜欢我这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