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背景和关系PK友情与岁月  

2013-01-23 16:0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老早以前觉得朋友之间谈钱,是很俗气而且容易伤感情的事情。我尽量避免和朋友谈钱,好像这个口一开,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立即变得内在紧张了,虽然表面上还是那么客气友善,却总觉得有一层虚渺的面纱被撩开了。我过去琢磨着是不是对所有的朋友都不能谈钱?是不是友情就应该君子之交淡如水?做学生的时候,经常青黄不接,不过所借的钱款也不大,隔三差五的就能还上。到了后来工作,历经社会,发现跟人家借钱那真是很难的。也许是彼此之间关系还没有好到那种程度吧,别人不借也是正常的,可是我认为关系密切的,也有不愿意借的,你找亲戚朋友,那也很难。后来我习惯找银行借,以后我就经常去贷款,也不愿意找亲戚朋友借钱。

“你是我的朋友,你不借我,谁借我呢?”有时候我们真挺容易遇上这样的人,自己被“强买强卖”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很狼狈地不情不愿地把钱借给他。这种逼朋友借钱的做法是挟持“道德”,如果你很看重这个“道德”和“名声”的话,你就怕得罪这位朋友,干脆借给他息事宁人。如果不借,后果是可以预见的,他在别的朋友那儿很不小心地说你不乐意借钱帮助人。这到底是你的错?还是他的错?旁人是很难分辨的,是非黑白都是靠嘴说出来的,别人的嘴巴,我们不好控制。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要不是紧迫和万不得已,也不至于那幅急吼吼的德性,助人于危难,算得上是一种美德吧。

我不禁思忖着,借钱是不是朋友的义务?亲兄弟明算账;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两句颠灭不破的真理实际上交代了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和朋友的、乃至兄弟姐妹、亲戚的关系。在与他人的关系中,无疑最复杂的要数跟钱有关的事情了。因为钱和利益而闹的不可开交的事例比比皆是,合伙人散伙了,因为钱;亲戚翻脸不认人了,因为钱;兄弟俩对簿公堂了,因为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可要是为了贪财而丧心病狂,不择手段加害于人,就太坏了。小人与贪不分离,我们总要擦亮眼睛防着点喜“贪”的人,这个贪未必表现的赤裸裸,有时候是很隐蔽的,嫉恨、污蔑、无中生有、颠倒是非黑白等等,都是因为他没有,而你有,所以他种种从中作梗,暗中伤人,背后捣鬼。

上海人那种“算账文化”被不少人嗤之以鼻,热情待客的外乡人不太理解这种文化,觉得上海人是骨子里的小气,抠门。实则不然,“算账文化”是一种处世原则,AA制,丑话说前面,条件谈清楚,尊重契约,不逾越半步等等都可算作“算账文化”。初临上海人的这种脾性,感觉不太舒服,未免觉得有些冷漠淡薄,可恰恰是这种关系,能维持得久远些。今天你我要好的很,穿同一条裤子,明天就说不定翻脸不认人了,这种事例从小到大,每个人都经历过。时闻有人抱怨,谁谁谁不够义气,这个“义气”是指什么呢?合乎着合了你的意,叫义气,不合乎你的意,就不够义气了,甚至还“道德败坏”。孔子谓之“仁”,两个人才称得上是仁,这个仁是要别人对你评价才作数,可人人心中都有一把杆秤衡量天地,标准都不太一样,这么活在别人的评价里真是很累的。我觉得我要想开点,要给自己一个解脱,今天你说我“不仁”,明天又说我“不义”,不要紧,那是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

我发现朋友之间很少是去评价对方的,相交只因默契和欣赏,是自然而然滴接近,与之相处。这种接近是真诚可靠的,出于自我真挚的情感,不扭捏不造作,也不虚伪不掩饰。你要说这种相处是图什么?什么也不图。朋友不是在你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人吗?朋友不是在你悲伤的时候给你肩膀依靠的人吗?朋友不是你应该认真倾听你述说苦楚的人吗?多个朋友多条道——我朋友很厉害,他是干什么干什么的;我朋友可出息了,人在哪儿当官/高就/知名大学;我和他关系不错,上次…… 你给我什么,我也给你什么,你帮我,我帮你,互惠互利的事儿倒也能算是朋友,不过这种功利关系是不是可以维持久远,我很怀疑,还有个人说的更决绝了,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丘吉尔。

同样是合作,一种是通过关系,一种是通过契约。不过前者在中国要普遍得多,因为我们这个国家的官僚体系太庞大,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不得不和权力打交道,管制、垄断、户口、限购、学校、医院等等似乎都要靠关系,没有关系也要靠钱去买关系,说得专业一点那叫权力寻租。是不是不通过关系,就不能办成事呢?有时候的确是这样的,面对这一无奈,不应该骂中国人人多资源少,而是想办法怎么把权力驱赶进笼子里。这和中国人人多没有特别大的关系,人是具有创造性的,财富是人创造出来的,你不能说别人都是在消耗资源,而只有你在创造财富,所以别人都是多余的,未来要出生的人口也是多余的……计划生育这种灭绝人性的侵犯居然还有道理?

行政垄断使得资源集中,没有竞争,于是供给被人为控制了,就好比一个饼子被垄断,谁都不许做,只能我来做,而且我就做那么点,你们要吃,就给我多加钱,我想要你们多少钱,我说了算。不能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中国人,就只能凭借各自的本事和关系,拼爹拼干爹是主流,这块土地要培育出具有契约精神的人民,可能还要花上百年。

我身边有些从农村来上海的朋友,家里除了几亩土地没有任何关系可言,只身在上海打拼很是不容易,我要是能帮他们的,一般都乐意帮一把。历经城市残酷的磨难,倒是小县城的人回去的多,家里好歹有些关系托个一官半职,或者事业单位编制的,隔年就买房买车结婚生子了,小日子过的也挺滋润。我去过浙江工作两年,深感一个外乡人的无助和柔弱,哪里都是有排外的,连一个台州市下的椒江区也不例外。那会儿要好的朋友也有,更多的是功利地交往,一旦我回到上海,虽也保持联系,但那些关系已经变得模糊疏远了。

我这三十个年头里,真正在患难之时帮助我的人有吗?我想了好几次,数来数去的就那么几个。依稀记得有一个朋友是我小学同学,如今因为失去了音讯恐怕再也联系不到而感到遗憾,当年分文未带离家而走收留我的就是她,她那也是租来的家徒四壁的房子,给我了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那会儿我躺在那租房中仅有的一张草席上憧憬着自己的未来。直至今日,我都忘不了那段岁月,还有她。

背景和关系,友情与岁月,前者铸就了人圆滑和精明,后者铸就了人相互信任和默契。我觉得自己很极端很矛盾,两者皆有之,缺了任何一个都好像很难,毕竟,我也活在这个hard模式里,我自己都要坦然承认这点。给人面子,做场面,做应酬,是显得有些虚伪,可要是你不这么做别人还会不高兴,我是个俗人,没法把自己打造成清心绝欲的隐士,因为我也要吃饭,看人脸色。但我也不能因为活在俗世,就泯灭了我原本应有的心性。三省吾身,涤除玄览,人生有倒退也有进步,总体上是进步的,这个进步也是一退一进拉拉扯扯中前进的。 

by 荔枝
  评论这张
 
阅读(5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