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我为什么成立门格尔研读小组?  

2012-06-19 09:5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息共产主义者认为文章不是作者的财产,因此他们否定作者具有的版权。理由是只有有形物才是财产,无形之物不能称之为财产。当你问他们书写出来为什么可以拿去卖?他们的回答是因为书是由纸张组成的,任何信息只有被载体所承载,才能成为财产。即财产是有物理有形的,只有有形物才能被当做财产,也就是说那本书值钱的根本不是文章,而是纸张。(客观成本价值论)。

信息共产主义论证财产只能是有形物,详见: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9916122/

2011-03-28 11:42:34: 布尔费墨 (http://t.sina.com.cn/pourfemme
财产被人占有之前只是物体,不是财产。 
财产无法被创造。 
2011-03-28 12:22:24:
布尔费墨 (http://t.sina.com.cn/pourfemme
只有物体才有物理属性。信息没有物理属性。信息不是物体,而是物理排列的方式。 

 

什么是书?信息共产主义给出的定义是若干纸张的集合,那么电子书呢?难道就不叫书了吗?根据物理特性定义事物是最愚蠢的。随便用百度搜一搜就能找到一条比他们强得多的定义:一种记录、分析、总结、组织、讨论及解释信息的包含有前言、介绍、目录表、索引的用以增长知识、加深理解的工具。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定义书呢?人们根据什么原则对事物做出定义的?是不是因为椅子是木头做的,所以能被称为家具的东西都是木头做的?食物之所以被叫做食物,是因为能够吃;钱之所以叫钱,是因为可以拿来交换商品,这些定义到底存在了什么秘密?这是个普遍的很隐蔽的秘密,并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哈耶克在《社会科学的事实》一文中给出了解释:

 

我们用诸如工具、食物、机械、武器、词汇、句子、通讯和生产活动——或它们之中的任何一种作为例子。我认为这些都是会在社会科学的研究中不断出现的人类活动对象的合理例子。很容易看出,所有这些概念的更具体的例子也一样,并不涉及这些事物的某些客观特征,或者观察者能发现出的东西,但是却涉及到别人对这些事物的看法。这些客体甚至不能用物质名词来定义,因为不存在某类中任一个个体必然拥有的单一物质属性。这些概念也不仅仅是我们在所有物质科学中所使用的某类东西的抽象,它们从这些事物本身的一切物质属性中抽象而来。它们是所有有时被称为技术概念的实例,它们只有通过表明三个术语之间关系来规定:目的;拥有这种目的的人;以及人认为对于目的是合适的手段的对象。

 

我们据以认识到这些东西之存在的所有不同的物理特性。任何这些类型中的成分所拥有的共同特性并不是物理特性而必定是某种其他东西。事实上,无论何时,只要我们把人之行为解释成目的的行动或者有意义的行动——无论我们是日常生活中做出了这样的解释还是我们在社会科学研究过程中做出了这样的解释,那么我们就必须对人之活动的客体以及不同种类的行动本身做出界定,而这种界定所依凭的并不是什么物理特性,而是行动者的意见或意图。

——《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P94

 

一样东西是不是财产,不是因为它们是否具有有形的物理特征。否则门格尔对财货的定义就要重写,如果信息共产主义者们声称他们是奥地利学派的话。世界上所有的经济学教科书当中对财产的定义也都要重写了。他们当中一个最具误导性的人就是布尔费墨,他是没有读过门格尔的,还公开承认过,甚至言语轻佻地说他对门格尔有很大的意见。详见http://www.douban.com/photos/photo/1012910106/ 门格尔的著作是必要的,他阐述了奥地利学派最基本的原理,布某把原理著作拿来和《一课经济学》做对比,任何一个受其影响不读门格尔而先读《一课经济学》的人都很可能对财货、主观价值论、边际理论都一无所知。《一课经济学》不是不好,我认为它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本相当口号化的书,你在里面找不到财货、主观价值论、边际理论的相当详实的原理解释。也就是说,门格尔虽然枯燥,但你不花点功夫去啃,以后肯定会吃亏的,将来闹出笑话,就是布尔费墨第二。

 

那些追随布尔费墨说法的众多信息共产者当中又有多少人是读过门格尔的?又有多少人读懂了门格尔?就因为他们在学习这方面的不诚实和自负,才会被一个愚蠢的“教主”带劲沟里。只要他们稍微认真点读一读门格尔就能对布某的说法保持警惕,一个具有良好直觉和逻辑的人仅凭略微的思考就能发现布某的荒谬之处。追随“布氏物理特征财产理论”的人连凯恩斯派都不如,纯粹是智力上的平庸,在治学上又不诚实,懒惰,妄自尊大。在和他们对辩了无数次以后,我发现他们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不愿意认真思考问题,才以至于他们确信自己的是对的。

 

当我读哈耶克这一章时,我立刻想到了信息共产主义的谬论,我在阅读时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显然信息共产主义者令人深刻的谬误帮助了我加深了对奥派理论的理解。其实,错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懒惰和自负,我现在的看法是,自称是奥派的(同好),如果他不愿意去读一读门格尔,肯定将来会走布尔费墨的路子。不能把自己从一开始就匡正,接下来的就只能不停地犯错,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歪。读书治学无捷径,不要以为匆匆看过一本《一课经济学》,从里面找两句话出来,就可以充当奥派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