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美利坚乡镇自治与无政府  

2012-05-26 09:0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过对美国最早乡镇的起源之考察,我们可以看到最弱政府的轮廓。对于进入新世界的早期移民来说,他们面对的是一种“自然状态”,举目四望,荒野、海盗、猛兽、野蛮人,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对早期的定居者来说,乡镇这一概念意味着生命的不确定性,以及与之相对的对社会秩序和安居乐业的信念。他们意识到,单凭一己之力无法在新世界生存,为了共同的安全和福利,只有通过彼此约定,确立具有法律效力的程序规章。可以说早期的乡镇实际上就是最初意义上的小共和国。随着新移民的不断进入,沿海地区乡镇开始星罗棋布,这些乡镇尽管各自为政,极少往来,但都采用了上述这种政制模式。这样,乡民逐步养成了自治的习惯。

 

从居住模式来看,新英格兰乡镇最初都是由一些家庭联合成的村落共同体,各个家庭之间比邻而居,彼此照应,各家房屋前后有自留地,各自耕垦,贴补家用。乡镇有公共街道,绿地、牧场、林地,乡镇外围有公田,各家可以在那里割草或耕种,但属于乡镇民众共同所有。在早期,乡镇有大门,四周是过顶围栏,一方面为防御海盗、印第安人以及野兽的侵袭,一方面也便于农耕和放牧。早期乡镇一般位于距离水源地较近的地方,地势较高,便于防卫。乡镇民众居住紧凑,礼拜日聚会场所和讨论公共事务的场所通常合而为一,通称乡镇公所,位于乡镇中心地带,便于居民前往。

 

从现有的乡镇记录来看,“乡民大会”(town meeting)的实践可以追溯到1632年的到切斯特(Dorchester)镇。早期乡民大会是乡民商讨公共事务并做出决策的舞台:诸如乡间道路所经过的地段及道路的名称,确定公共墓地的位置,如何预防疾病等等。在新英格兰民众眼里,“政府”是自己可以参与其中、发挥影响的场所,乡镇的政治实践时刻在提醒乡民,政府是“人民”的代名词。他们对某种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神秘力量总是心存疑惧,并通过一切办法防止其摆脱地方的制衡,沦为吞噬一切、压倒一切的现代“利维坦”。

 

乡民大会不是让人们自由发挥、施展个性、大鸣大放、发泄情绪的场所。通过面对面的质询讨论,它教会人们在表达自己的同时倾听别人,如何争论并说服别人,在无法说服别人的同时如何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运用理性,彼此妥协,以求共识。大家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在乡民大会上,生活在熟人社会里的乡民讨论公共事务、表达政治诉求的同时,在潜移默化中学会互敬互让,自我节制,彬彬有礼,而这些品质正是良好的共和秩序得以建立的文化基础。

 

通过乡民大会选举出来的行政理事会是乡镇的执行机构,处理日常事务。乡镇行政理事会不属于专职官员,他们大都有自己的职业,担任行政理事的薪水在他们的实际收入中只占很小的比例。随着乡镇事务的日趋繁复,分工也越来越细密,对某一方面的专门技能和知识的要求也不断增强,专门委员会便应运而生。有些是乡民大会选举产生,有些则有行政理事委任。其中财务委员会是管理乡镇公共资金的具体用途,这些用途需要通过乡民大会拨款的表决。

 

乡镇是政治共同体,也是伦理共同体。乡镇制度培育公民的政治品格,涵养公民精神,他们在充分表达个人主张的同时,尊重并服从多数所做出的决定。乡民在潜移默化中逐步养成一种开明的政治习惯。正如托克维尔所说:“个人之所以服从社会,根本不是因为他不如管理社会的那些人,也不是因为他管理自己的能力不如别人;他服从社会,因为与同类联合似乎对自己有用,他知道,没有某种规范性权力,这种联合将无从实现。因此,在所有关涉公民间相互义务的事务上,他是服从者。在所有纯属个人的事务上,他始终自己做主;他是自由的,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只接受上帝的问责。于是便有如下原理:个人是自己利益最佳也是惟一的裁判者,社会只有在其受到个人行为的伤害或需要个人的支持时,才有权干预个人的行动。”

 

正是乡镇政治生活的生动实践,乡民养成了一种对秩序的天然爱好,对自己所应承担义务的性质以及享有权利的范围形成一种开明的理解。乡镇生活涵育出的自由毋宁是一种公民的和道德的自由,贯穿其中的是某种与作为积极参与者伴随的立法者精神,而非由于冷漠旁观而导致的“怨妇”心态。

 

这里提出一个对无政府主义的思考,为何聚居在一起的人们会通过类似乡民大会的机制来协调彼此之间的关系?这样的乡镇自治政制在古希腊城邦、16-19世纪的英国自治市镇、中国古代的皇权不下县,县下皆自治的历史当中绝不少见。这些乡镇自治正是自发秩序的一个表现,为什么自治乡镇没有演化出多个安保机构呢?如果安保机构的出现会遭到当时英国或者中国的上层政治的反对,那么在美洲大陆的新移民怎么就没想到通过安保机构的竞争来保护自己呢?

 

或者无政府主义认为,因为那些新移民的财力不够,社会经济基础都没有,到处是荒蛮之地,私人安保机构互相竞争的局面必须是业已成熟的商业社会,无政府资本主义才会可能实现。这倒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学有异曲同工之妙,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但是随着后来新英格兰经济的发展,却依然维持乡镇自治的政体,甚至孕育出了要成立一个联邦政府的想法,独立战争以后的《独立宣言》以及制宪立国当中的思想精髓和乡镇自治的公民自由价值观不无关系。可是这一为人所称赞的《独立宣言》和美国国父们在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眼中却是蠢透了。他们认为通过发展安保机构的相互竞争是个更明智的选择。显然他们认为政治当中也可以通过权力和权力的竞争,在政治权力当中引入市场机制,那么权力就会消失了,或者被制约了。他们觉得什么三权分立、宪政都是狗屁!这群市场原教旨的信徒把经济学当政治学使用。这完全是因为他们政治学哲学非常薄弱的原因导致的。

 

用枫林仙的话来说,把安保机构的行为完全设定为按照边际原则行事,恐怕有所忽略。它是暴力机构,有扩张、集中和垄断倾向。认为统一的暴力机构必然会扩权成为大政府,为什么多个安保和警察机构就不会扩权呢?认为暴力机构竞争足以导致自我约束的观点,在对暴力机构行为特征的假设上自相矛盾。不能把政治学化约为经济学。盲目相信暴力机构的相互竞争足以达致均势的想法在历史上存在过。它在国际关系领域曾经实践过。结果是灾难性的。只要有任何一国野心膨胀,便足以引起安全博弈,最终导致均势崩溃。俾斯麦的教训值得无政府主义理论认真对待。此外,相信竞争足以达致暴力均衡的观点也是静态的。

 

没有任何理由把宪政和三权分立的小政府主义与极权主义混为一谈,矫正过枉是所有极端原教旨的通病。这种粗野的比较无益于我们对政治哲学的进一步理解。人类是政治性的动物,人类共存的地方就必定存在公共事务。我说的不是公共品和公益,如果你不能理解我在这里所指的公共事务,就请自行阅读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只要对这本书稍有理解,就能洞察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谬误和自负。我依然把美国的《独立宣言》当做是自由主义精神的典范,而那些对宪政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无政府主义需要知道的是,《独立宣言》来自自然法,它不是为了建立极权国家而制定的,它表明政府唯一的正当性来自人民的授权。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