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过一个认真的人生  

2012-03-16 13:0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孕是怎样一个过程?很多人说是欣喜和充满希望的过程。其实整个孕期就是一个面对未知而提心吊胆的过程。从胚胎开始你就不得不担心发育是否正常,这时候你就会责怪自己以前抽烟喝酒,没有好好养护身体。随着胎儿不断地变大,你根本就看不到他,只能感觉他,那种感觉又非常的微弱。每一次的产检前总是担忧几分,生怕结果不好。第一次借助四维影像,看着那张模糊的照片,你甚至连哪儿是头哪儿是脚都分不清楚。幸而现代医学影像技术能告诉你胎儿是否四肢健全,细微到能辨别手指脚趾,探测到胎儿的心室。

 

感知生命的孕育是一场奇妙的人生体验。不断在心里刻画着他的摸样,殷殷期盼瓜熟落地的那一天。那是一个可怜无助的生命,必须仰赖你而生存下去。但他又是那么强的生命力,每分钟的心跳可达150次,听着胎音器里传出的胎心跳动,茁壮而有力的节奏,会令你莫名地被感动。

 

冗长的夏天似乎没有尽头,临近产期的日子,隔三差五地就要去产检。走在去往医院的路上总伴随着汗水和腰酸背痛。再也不堪忍受连起床翻身都困难的日子了。敲敲肚子像听到瓜熟的声音,终于第39周了,看来他是要赖到预产期以后啊。我决定把他来到人间的日期提前。

 

在手术室里,主刀和副手,一位麻醉医师和一个手术室护士,还有一位负责给新生儿清洗的护士。我预约的早上9点半。神清气爽地被推进手术室,心里想着终于可以解脱了。

 

我们聊着天,什么时候我的肚子被切开的我都不知道。看着手术灯上外面一圈不锈钢上照映着红红的一团,我想那大概是我被切开的腹腔吧。聊天的内容太无聊了,居然讨论起食堂的菜不好吃,附近又没有好的外送店,每天中午吃啥就成了个烦恼,这和写字楼里每天纠结午餐吃什么没啥两样。

 

到了把胎儿往刀口压的时候了,这个过程有些难受。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要牵扯到了,索性还能忍住,咬咬牙就过去了。一拎出来是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我还没看仔细,就被护士接过去拿到清洗台上去了。主刀开始缝合。我使劲往清洗台上瞧,啥也看不见。终于听到一声啼哭,我不自觉得滴下眼泪。多么似成相识的声音,和我这辈子都脱离不了血缘关系的声音。护士拎着他的四肢走过来,让我瞧瞧他的生殖器。是个男娃,一坨睾丸上一粒花生米,屁股像猴子屁股似的,尖尖的。

 

在和他见面的第一周里,我又突然感觉到他的陌生。这个生命就这样来到我的眼前,我仔细打探他的摸样,挤在一块的五官像个小老头似的,真丑。他现在是另一个人了,不再是和我同呼吸共生存的胎儿了。他开始独自呼吸,饿了就喝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可能他鲜有心理活动,对过往也没有任何记忆。我是说,谁会记得在子宫里的日子呢?那是什么样的世界?没有一个人知道。通过科学,我们只能知道子宫的环境大体是这样的,一个恒定而舒适的温度,胎儿被周围的羊水包裹着就像一切的生命都来自海洋。具备了听力以后,能听到母亲吞咽食物、打嗝的声音,有时是母亲机体里发出的奇怪的声音。但这些都不能随着婴儿来到人间而成为记忆。

 

我们对生命的越多无知,就越发敬畏生命。历经一场生命的诞生,却激起了我对死亡的思考。望着酣睡自如的他,我总联想着自己的生命。也许我这个年纪思考死亡还为时过早,可谁又能预料到人生的意外呢?在生命长成的过程里,我们最害怕的是意外。也许我们预设了生命的常态,生老病死,恐怕那是最好的走向死亡的方式了。

 

他会慢慢地长大,而我将慢慢地老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就是生命的重叠和延续。我们会一起共享几十年的生活,当我走到尽头的时候,我不得不停下脚步和他挥手告别。而他继续走在通往下个世纪的道路上。我觉着这个世界很精彩,我总有点舍不得告别,我对这个世界的理念,如果幸运的话,将影响和传承给我的孩子。我会和他一同经历中国未来的改革,但我却看不到中国何时成为自由之邦。也许他也未必能看到,也许我的孙儿的孙儿尚能看到。无论如何,那时是怎样的世界,我不可想象也不得而知了。唯一令我欣慰的是,我的一部分精神总会在我孩子身上得到传承。

 

我对死亡的恐惧源于我对这个世界的贪恋。若非如此,我根本不觉得死亡的可怕。我对枫林仙说我想弄明白死亡到底是什么。死亡的世界里到底是什么。他说苏格拉底说过,这是哲学家一辈子在追问的问题。我笑了笑,自己竟然如此不小心掉进了哲学的坑里。

 

我回忆逝去的爷爷和外公,他们在弥留之际,到底想了些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有想?已经为时已晚,一切都迟了。还有遗憾就只能抱憾而去,还有牵挂就只能狠心切断。这一瞬间,什么也顾不了,无能为力,放不下也不得不放下。佛说,放下即自在。涅槃的境界无不是死亡的迹象。可死亡,真的没有念起了吗?魂飞魄散,何来念起。

 

又到清明,念故人。我从没有对死亡和死去的人这般深思,只因我经历了一段生命的诞生。家中的老人都已去了,父母这辈儿的把后事料理妥当,得了个歇息的档期。我心里想着,这是一辈儿轮着一辈儿的,再过几十年,轮到我们这辈儿来料理后事了。这话虽不吉利,但却真实。父母如何对待祖辈,我们如何对待父辈,将来我们的孙辈如何对待我们自己?这是人的伦理和常情,一代代地延续下去。

 

我曾经觉得一个人这辈子孤单而去也没什么。我对生命、人生、人类也没有那么深刻的体认。突然上天给我了一个孩子,激起了我一系列的思考。也许,这就是我辈子都会追问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