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我的2011  

2012-01-08 18:1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早在几天前就过去了。上学的时候,我特别讨厌写年度总结,因为那时候的一年一年,除了没有什么可以总结的以外,总是觉得没有必要对一个向你强行下达任务的人掏心掏肺。我要记得的总是会记得。后来发现记忆真的不是特别靠谱的事情,所以现在我愿意用文字记录下来。而我很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备忘录的意思就是把事情都记在一本本子上,然后准备忘记。不过……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在去年,我的工作状况马马虎虎,可以说几乎是处于停顿的状态。整个的经济环境很糟糕,你想做什么都不是那么顺心。当然这一年我最重要的目标是调整, delivery只是顺便的事情,以至于很多人都不能察觉我的变化。这一年在闲情雅致上倒是添增了很多,看了好多本书,比我过去的29年看的总和还要多。人生里有那么几年停下脚步认真地去看看书,绝对是值得的。这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是一种奢侈。在三十而立的年纪我们不得不为了事业、家庭而奔波,每天忙的累死累活,活得像一只狗。在过去的10年里我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从未停歇,我一直是我朋友圈子里最活跃的人,最喜欢玩的人,中国沿海的城市我几乎都跑遍了。那些旅途上美好的回忆直到现在还一直记忆犹新。我的朋友们说,简直难以置信我能安于现在的生活状态。似乎我停歇了,也无人能拾起那顶花名在外的桂冠。我的转变如此突兀,朋友们问我过着现在截然不同的生活,是怎么调整过来的。我想,这也没有什么,我只是接受了命运的安排而已,顺势而为。其实掩藏在平静生活下我的内心依旧蠢蠢欲动。

      
2011年,我很多的好朋友结婚了。对于婚姻褒贬不一。城里城外的人只是不满足于现状吧,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我有很多原来抱有单身想法的朋友在接近30大关的时刻也难免焦虑了,但他们真的准备好接受婚姻生活了吗?婚姻这个筐子里,每个人扔进去的东西各有不同,而婚姻生活却又像穿鞋一样,是舒服了还是挤脚也只有自己知道。看中了对方的钱在25岁而匆匆嫁人的一位好友不幸地过了两年鸡犬不宁的婚姻生活,离婚了。她现在是彻底地单身汉,每天安排不同的节目,游离于沪上各大夜场。看似洒脱,却带着一颗碎了了心。还有一位78年的女强人,把美国客户和江浙的供应商打点的一丝不苟,却在每一次的联谊会上遇人不淑,连连遭遇情感骗子。我对她说,你虽然是个事业有成的女人,但你好的是哪门子的面子?每次去美国还要为男人带礼物?还要花钱请男人吃饭?结果这些男人们最终还不是离你而去?她一直很羡慕我在情场上的游刃有余,她说想不通我现在怎么回归平淡了,看来有些东西真的是天赋差别了。

        
有人心伤,有人心喜。我成为了母亲。除了我特别喜欢我的儿子以外,最重要的是,我的儿子特别的喜欢我,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先学会叫妈妈。我只希望我的儿子高兴,无所谓他能不能获得中国意义上的成功,只要他人品好,我愿意为他创造一切的条件,追求他自己的梦想。他如果愿意尝试,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是他登高冒险的一张防坠网而已。如若未来有变故养儿子困难,给抱老师开车,替元非跑腿,帮蝴蝶先生扛单反,我都没问题。当然,我还想要更多小孩,如果有女孩,那就要精致地培养成为淑女,不要学女权天天露着屁股在街上抗议。做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孩,别学她妈那么好辩。

        2011
年,我自己的文章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其实是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的。那时候我写文章,比那些口号党还要能喊口号,我的直觉一向不错滴,只要逻辑能力可以,把握住私有制、市场化、自由主义这三个方向,就足以让我在右翼阵营获得一些支持。是的,在注册豆瓣以前我没有接触过经济学、哲学、政治学,我什么也不是。我仅仅用了1年多点的时间就给自己戴上了一顶光荣的右翼帽子,还是个懂经济学,在政治学上颇有把握的右翼。我做的很多批判几乎就是再简单不过的套路——谴责行政管制、臭骂极权和民粹主义。我想在任何社会里,这样的批评都是不同凡响极有独立思想的。我的这些(右翼的)政治正确,得到过布教主的赞赏,我们(那时的铅笔社)就是这样互捧臭脚,滋滋有味。随着我看的书越来越多,思考的东西越来越深入,尤其是在哲学上的思考(不能说是深邃的),让我逐渐沉稳下来,我开始怀疑布教主的某些观点,比如反知识产权和杀婴、堕胎的支持等等。看多了别的大牛们比如元非、残编、朱海就的文章,我不敢恬不知耻地写下去了。至少审慎地对待作文,是我发生地态度转折。当我把有些问题想清楚以后,我意识到那种为了扬名而喊的政治正确的口号是多么多余,好像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条插着自由主义旗帜的右狗似地。和以前一样,我能够在一个圈子里混到脸熟,也能立马退出。我打算在往后的日子里,和生活一样,在学习上回归平淡,深居浅出。

      
于是,想了很久,我逐渐觉得,一个好的写作者不在于写的多,而在于写的是不是精华。2011年间的一些文章,我就开始有所变化,从振奋的口号风格到有点枯燥的学术气味。可能这意味着,阅读量的下降,但我想,我没必要和每一个人去做交流。我只要和几个这方面理论把握的很好的人交流就够了,这有助于我的学识精进。我也不想再浪费任何宝贵的时间去和一般大众(泛指缺乏政治、经济学素养的网友)争辩,毕竟你在反驳的同时还要教导他什么是主观价值论、什么是自然法。他们又没有给我学费,重点是他们觉得他们自己还是我的老师(好为人师)。


所以,我不希望多成为一些别的什么,少争论多看书。我会和我的老师们(我认为的那些有资格成为我老师的大牛们)好好探讨。这些就足够了,至于写作,在新年里,我希望我能写的只让我自己更喜闻乐见,想写的写,不想写的就一个省略号。

       
最后,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的个人感情方面.....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