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荔枝的博客

 
 
 

日志

 
 

诺齐克的2个例子  

2011-09-15 14:3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只要赔付就允许攻击或犯罪的体制下,如果我知道我的车将在下个月被偷盗,随后我会因为被偷而得到充分的补偿,那么我不会在这个月里太过焦虑不安,忧心忡忡,甚至感到畏惧。试想一下,如果某人声称下个月要打断我的腿,恐怕这个月我会过得很不安,哪怕身后一丁点的声响都会引起我极端的恐惧,虽然我知道我会得到充分的补偿。

根据诺齐克列举的这2个例子可知,即使在一个会得到充分赔付的制度下,仍然有些越界的行为会使得我们产生恐惧,这样的恐惧不仅仅带给了受害者,同时也会蔓延到其他人。也就说,我们如果身处这样的制度下,本身就是一种恐惧。这就划分了私人性质的伤害和具有公共意义的伤害的标准。私人伤害是只要被害者获得赔偿并不会感到恐惧,而公共伤害则是那种即便知道能获得赔偿人们还是会感到恐惧的伤害。在这个制度之下,受害者即使得到了最高赔偿,其他人也不会因为这种蔓延的恐惧而被赔偿。因此,在排除越界行为方面,存在着一种合法的公共利益。

现在是否可以说,以上论证是对公法的有力支持?当然公法不可能杜绝这些犯罪行为,然而刑法的一个重要功能就在于威慑到潜在的犯罪行为。

那么在无政府主义状态下,私法制度是否具有同样的威慑力?我个人的感觉是,(还没有具体推论)血亲复仇仅仅存在于犯罪者与受害者之间,似乎对其他人等没有太多的影响力。还是那个老问题,如果罪犯潜逃出安保机构A可执行的范围,比如,他进入了另一个安保机构B的范围,在一个绝对的私人领地(姑且这一私人领地的主人出于某种原因而提供了庇护),那么安保机构A将如何执行?它有权利闯进另一个安保机构范围下的私人领地吗?会不会A与B进行交涉,达成联合执法的协议?这样的话,实际上几乎所有的安保机构都会加入这个协议,于是一种类似我们真实世界里的跨国组织出现了。如何防范这个拥有暴力武器且具有执法权的庞大组织不侵害个人,这是个问题。难道无政府主义者要告诉我,这是不可能出现的吗?

更何况,无政府主义的代表者之一布尔费墨曾针提出过犯下谋杀罪的人是否可以用金钱来赔偿抵罪?(那时是药家鑫案的热议时期,有一次我们在吃猪肚鸡的时候他谈论到关于用金钱来赎买罪行,同坐的还有阳子居,虹口老吴,费某的女友)。尽管费某声称自己是一个支持同态复仇、私法的人,在药案中是很坚决滴反对废除死刑的观点的,但他却认为哪怕是犯下谋杀罪也可用金钱来抵罪的。同态复仇到金钱抵罪这一前后不一致的逻辑很令人匪夷所思。至于人命要多少钱,也就是一个估价问题,引发了阳子居和费某的热烈争论,此处略去不谈。

从以上费某的观点里隐约可见那个只要赔付就允许攻击行为的制度框架。这到底是令人欣喜呢还是无政府主义的悲哀?同样让我回忆起,醉驾入刑的争论。显然费某认为醉驾是一个人的权利,在他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之前,为什么要侵犯他的自由呢?也就是说,这种质问的逻辑就是事后埋单。回到之前所说的私人伤害和公共伤害的划分,这和扬言要一个月后打断我的腿的行径有区别吗?一个是醉驾,一个是扬言,都是没有侵犯的行为,当醉驾撞人了,扬言被实践了,那么对被害人再充分的赔偿,能够让其他社会人没有任何恐惧吗?醉驾入刑的出台只是为了要干涉人喝酒开车的自由这么简单吗?

我对于这些一再争论的问题,在读了诺齐克之后略微思考了下,可能还有想不太明白的地方。既然无政府主义者坚信自己的理论和实践,就请认真地对待这些争论,而不是一味的逃避问题的核心。毕竟,一切私有化、国家是罪恶、市场能解决一切的口号,小学生也能叫喊几句,但凡遇到实际问题的分析,只要遵循这三个口号的逻辑,是容易把自己装扮成自由至上主义的。同样的,在推理政府的合法性时,也很容易被指称为社会主义者,支持大政府的国家主义。如果我们的眼界和意识只有那么狭隘的话,就无益于互相交流,有的也只是器小易盈的态度。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